一分pk拾

                                                          来源:一分pk拾
                                                          发稿时间:2020-08-04 04:56:07

                                                          昨夜我奉命到酒店巡逻及进行简单安检,到步后我得知这是今夜(2日)驰援来港的医护的落脚地,我有幸付出微力参与其中。完毕后我跟医护们巧遇碰面,我亦用我那港式普通话对他们道谢,寒暄几句,我问他们知不知道为什么警察需安检这酒店,他回答知道,我又问那为什么还要过来,你们应该好好的留在内地,同是驰援但香港给你们的与其他国家给你们的待遇差多了,来香港真的太委屈你们。

                                                          2019年的4月到9月,我经常去视频拍摄的地方寻找,就希望能碰到牛某娜。9月的一天,在一个公交车站,我终于见着她了。我推着自行车上前,她在站点坐着等车。我问,你是不是牛某娜,她说是,我又问,1996年4月21日下午在顺天大厦是不是有几个男的打你,她说确实有这件事。

                                                          1996年4月21日下午,当时我上夜班,白天休息我经常去开封市大梁路那片玩儿,走到顺天大厦上二楼时,有个女孩慌慌张张地跑到我面前说,她和同伴被一群流氓骚扰,不让她们走。这个女孩让我帮助她们,当时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问:“在哪个地方?”她说:“你跟着我来吧。”

                                                          我接着说,当年有个男的为了救你被砍伤了你知道吗,那个被砍伤的人就是我。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愣了一下,她啥也没说。这时候公交车刚好来了,她慌慌张张冲上了车。我觉得很伤心,我找了23年,但是她啥也没说,就那样走了。

                                                          案发现场是一个迪士高舞厅。到大门口,我便看到有几个男人在殴打一个女孩,有人掐着她的脖子,有人扇她耳光,一直叫嚣着“打死她、弄死她”。我问挨打女孩:“你跟这几个人认识吗?”她说:“不认识。”我就跟那几个男的说,这是公共场合,打女生不太合适。我话音一落,他们就松开了手,两个女孩趁机跑了。

                                                          因为事情过去太久了,先后两任的承办民警都离开了警队。但是我一直想搞清楚这个案子,想知道那两个女孩的信息,为了“调查”,有时我会用空闲时间去案发现场,去周围的大街小巷转,想着如果运气好会碰到她们。

                                                          随后,我又去派出所询问,这件事怎么处理,民警也说找过牛某娜很多次了,但是对方没有任何表态。实际上,我只想让她跟我说一声谢谢,这件事就了了,但是她太冷漠了,我就很生气,所以我就想到走司法途径。2019年10月21日,我向开封市金明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最开始我的诉求是想要牛某娜跟我说声“谢谢”,后来法院说需要有具体的诉求,我就把“谢谢”改为“支付补偿金10元”。

                                                          感谢你们逆行而来,小警察向你们致敬。

                                                          时间长了,连我父亲也开始怀疑,到底我是真的为了救人,还是和流氓打架。我很苦恼,我觉得做了一件好事,却不被大家理解,很委屈。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案子一直没破,也没人为我作证,很多人觉得我骗人,不相信我见义勇为。因为我平常比较老实,不爱说话,很多人就觉得我不是那种勇敢的、能在关键时刻与歹徒搏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