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8-10 11:06:10

                                                        当地曾发生“抓记者”事件

                                                        但是我们结合之前存在的几起2014年最高院意见出台后的冤假错案的国家赔偿来看,聂树斌案中的精神损害赔偿金为130万,总计赔偿268.13991万;刘忠林案中的精神损害赔偿金为197.555142万元,总计赔偿460万;念斌案中的精神损害赔偿金为55万,总计赔偿113.9万。

                                                        张玉环在自己已经破败的老房子里 (图/齐鲁晚报)

                                                        申请家庭在完成网络登记后,须于2020年8月11日--2020年8月14日(上午10:00-11:30,下午14:00-17:00)前往户籍所在地的街(镇)住房保障窗口提交《北京市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领取证》(含分散供养),或《北京市低收入家庭救助证》,或《大病诊断书》,或重残凭证进行确认,逾期未提交相关证件或提交证件不符合要求的家庭本次登记结果无效,不能参加本次选房。

                                                        结合2010以及2012年修改的“国家赔偿法”以及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对于张玉环可能存在的国家赔偿的计算已然有了一个较为明确的范围。

                                                        据《检察日报》报道,火荣贵在担任武威市委书记的7年里,多次收受下属官员的贿赂。而这些官员向其行贿的原因,不仅是为了升官发财,有些纯粹为了“破财免灾”。

                                                        对于张玉环此前提出的希望当地政府帮他解决住房问题,汪义华表示,将根据农村的危旧房改造政策,由相关职能部门跟乡村干部和张玉环本人进行对接和申报。

                                                        张玉环案作为这一系列冤假错案平反的一环,既让人愤怒也让人稍感欣慰,欣慰在于终于迎来了“无罪“判决,也从另一面表明司法公正在不断好转,但更令人愤怒的在于这逝去的26、7年和妻离子散究竟应该由谁来承担?而可能的方向主要在两处,一是国家赔偿,二是对当时办案人员的刑事追责。

                                                        本次配租的公共租赁住房项目共8个,房源共计296套。其中,大套型81套,中套型78套,小套型137套。(在配租过程中如有新腾退等原因产生的房源将一并纳入上述配租房源中。房源户型以实际交付入住房屋户型为准,面积和租金价格最终以申请家庭与产权单位签订的租赁合同为准。)

                                                        徐文海:为何国家赔偿能到位,却鲜见对办案人员的刑事追责?【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徐文海】